1

  云曙碧、付建设、王温受聘中国个性化教育(国际)研究院

2

 研究院执委会主席万献豹给中华传统文化艺术研发中心职员授课

3

中国驻厄瓜多尔、古巴、阿根廷大使徐贻聪先生考察研究院与研究院领导探讨教育

1
2
3

新华社:“死在编制里”的"壮志"是怎样一种悲壮?

         【新闻背景】1月4日,哈尔滨市举行环卫系统公开招聘人员培训结业式。据了解,本次公开招聘最终录取的448名环卫工人中共有7名研究生,培训结束后他们将正式走上环卫工作岗位。一名落榜的研究生说,“就算是死,我也要死在编制里”。这句话一经媒体报道,迅速引起网友关注。在许多人不得不承认“万般皆下品惟有编制高”的时代,想要“死在编制里”的壮志是怎样一种悲壮?屡打不破的“铁饭碗”、“金饭碗”们,为何如此吸引年轻人?“想死在编制内”会不会扼杀了年轻人们向上的梦想?

        问世间“编制”为何物,直教人生死相许?

        闲散一石:编制内或体制内如今为何有如此大的吸引力呢?原因再清楚不过,编制内与编制外,或体制内与体制外差别极大,最大的区别有三:一是权力,这是许多人都体会到了的;二是稳定,编制内即使是“笨蛋”,也可以混一辈子,极为稳定与舒服;三是待遇,最吸引人的就是退休双轨制,体制内是体制外的几倍。

        天雨散花:一份编制划出了身份上的三六九等,因为编制背后带来的户口、福利、教育、社会保障的优待,这就是诱惑力。当然还有更大的诱惑力,对于众多报名人来说,如果能顺利考入,在工作三年后,如果管理岗位出现空缺,将有可能调整到管理岗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死也要死在编制里”的研究生,他们迷恋和追逐的看似是编制,其实是编制内的特权。环卫工人岗位只是他们的一个跳板,他们将凭借这个跳板,跳得更高,跳到能够拥有特权的高度。一旦拥有了特权,他们就笑到了最后。[详细]

        想“死在编制里”,只因活在焦虑中?

        独特之最DXG:“就算是死,我也要死在编制里”,这话乍一听起来,有一种“风萧萧兮”的感觉,实在太悲壮了!一个读了20年书,已不算年轻的年轻人,怀着一副“必死”的心态要撞进“编制”,背后所潜藏的台词,确实给人惊心的感觉。这里面,既有高等教育泡沫化扩张造成的大学生甚至研究生泛滥的问题。也有社会提供的工作岗位紧张就业形势严峻的问题,但最显著的问题,却是人们心中深深的不安全感。那位发出“要死在编制里”豪言的研究生,目前正在干着的工作,是月薪4000元左右的媒体工作,但他为什么向往扣除各种杂费之后只有1500元的环卫工呢?答案只有一个,编制及其带来的医疗、教育等一系列社会保障的不同,是很多人做这种选择的重要原因。

        年轻人热衷“到体制内去”是社会的悲哀?

        雁大群:这怪不得这些研究生们,也不能全怪大学教育。阶层固化、群体固化,把来自农村、来自底层的学子们上升的路、奋斗的路都堵死了,既使这些研究生们再努力,大学教育没这么多弊端,情况也未必好到哪里去。雄鹰就是想飞,也要有一片能够供它自由翱翔的天空。雄鹰不用发愁,没有人能够垄断蓝天。但是,这些年轻学子们能够自由翱翔的天空在哪呢?[详细]

        鱼米之乡:当大学生们丢弃理想,通过寻求体制庇护以求苟安,甚至不惜抛弃专业和智慧,为了编制去抢夺清洁工、掏粪工的职业的时候。我们不禁要问:到底是这个社会病了?还是这个时代的年轻人病了?一个满是年轻力壮的寄生者甚至苟活者的时代,还有什么信心去谈未来。清洁工的岗位,本该留给那些只能依靠体力改变命运的劳动者,他们更需要编制为他们提供保障。但寻求苟安的大学生们,他们会懂得这样的公共逻辑吗?当然,在这个逼仄的时代,他们或许和那些需要保障的底层劳动者们,同样委屈和可怜。也许,无论体制内外,大多数人的青春都无法拒绝苟且。

        若年轻人都“死在编制里”,国家怎么办?

        大中华AAA:“少年智则国智,少年强则国强,少年独立则国独立,少年自由则国自由,少年进步则国进步”。如果说我们有一个共同的“中国梦”,那么这个梦想更多地要靠每个年轻人的梦想来承载,而这些个体的梦想,无论如何都不该是整齐划一的“编制之梦”,而应是个人价值自我实现之梦,开拓进取之梦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个国家的精神面貌是暮气沉沉,还是生龙活虎,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年轻人的职业选择。程小平说:“研究生当环卫工也好,国考万人角逐一个职位也好,只能说是改革意识的消退,这种消退不是某一个人或某一群人,而是整个社会,这一点必须引起我们的深思。”诚如是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死也要死在编制里”的偏执折射对社会公平的期待

        凌国华:我们不应简单批判其具有“体制崇拜症”,不妨从更加宏观的层面考虑,为何公务员、事业编及国企等“体制内职业”成为包括高校毕业生在内的社会各界首选?如果仅仅是考虑薪资,一些私企、外企的薪资甚至比这些“体制内职业”更加优厚,高校毕业生为何偏偏选择掏粪工、环卫工等看似“低端”的职业呢?在诸如社会地位、工作稳定以及上升空间等方面,“体制外职业”能否像“体制内职业”一样提供给求职者呢?

        说到底,“死在编制里”是对社会公平正义的渴求,是对社会公共资源均衡化分配的呼吁,是对创造良好发展环境、促进公共服务优质均等提供、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等政府职能转变的殷切期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死也要死在编制里”折射出社会保障制度缺陷

        西风独自暖:面对硕士研究生王洋“死也要死在编制里”的誓言,与其指责他的就业观,倒不如深刻反思是什么样的现实让年轻人作出这样的抉择?

        政府在大力倡导大学生转变就业观念、提倡自主创业的同时,还要加快社会保障国家统筹的步伐,建立健全城乡一体化的全民社会保障体系,即:在加快政府机关和事业单位体制改革,打破编制“铁饭碗”的同时,还要建立和完善起来一个强大的社会公共的“金饭碗”,即社会保障的“金饭碗”。这个“金饭碗”,必须是全民的、健全完整的和公平公正的。并在政策上向弱势行业倾斜,形成稳定的政策导向,消除从业者的后顾之忧,才是彻底解决问题的出路,才能使更多的大学生愿意到基层、非公有制单位、欠发达地区扎根创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