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

  云曙碧、付建设、王温受聘中国个性化教育(国际)研究院

2

 研究院执委会主席万献豹给中华传统文化艺术研发中心职员授课

3

中国驻厄瓜多尔、古巴、阿根廷大使徐贻聪先生考察研究院与研究院领导探讨教育

1
2
3

向教育提问

  教育,和所有家庭相关。

  我们说,百年大计,教育为本。这一坚实的目标萌自30多年前的初夏。纵观世界大国的崛起历程,共同的秘诀在于将教育摆在了各项事业的首位。发展教育是一个国家崛起的精神准备,通过教育积累下的国民素质是永远不会被剥夺的民族力量。

  每个家长和孩子都有一份期望,不必为教育公平所困,不要为出人头地所累,不再为争抢与奔跑而焦虑。

  然而,当梦想照进现实,孩子背负起竞争的负担,家长在择校的争抢中疲惫不堪;青年在大学中虚度,高校在浮夸中狂躁;公平在高考中博弈,究竟是谁动了谁的“奶酪”;贫困儿童失学乡下,即便有书可读也已陷入“寒门难再出贵子”的魔咒;纵使有法律的支持,民办学校依然在夹缝中生死难言。

  我们失望地质疑,中国教育照此发展,永远出不来一个“诺贝尔”,这已成了国人的心病。而莫言,在关键时刻给了中国人一个振奋人心的惊叹号。举国狂欢之间,疑惑却再次袭来,没有接受完整的学校教育,会不会正是莫言成功的秘诀?

  中国的教育病了吗?

  提问,是最好的姿态。因为这是思考的开始,表明你我对教育发展的关注,愿意在寻找答案的过程中做点什么。

  我们不能选择逃避,因为这是我们生长的土地。就像孩子依赖父母一样,我们依赖这个社会,依赖它所提供的成长教育。作为家长,这是一项职责,让孩子接受更好的教育。当他们长大开始追问,你可以说,你不曾推卸责任,你已付出全部努力。

  困难与希望并存。

  2012年,异地高考逐步推进,让我们看到了中国教育最有希望的一年。教育体制在摸索中破冰,教育行业在大浪淘沙之后发展崛起。我们呼吁教育的改革之路超越集团利益,我们追寻教育的本源坚守最初的理想情怀,我们有机会把中国教育变得更好。

  南方科技大学在社会期许与复杂现实的冲突中,经历了有史以来最艰难的长考。那一声“转正”,纵使不完美,但至少,改革会继续。在阵痛中变革前行,是可以接受的底线。

  改革路上,一句真话能让关注者坚定参与的决心,一声提问能为迷途者提供思考的方向。让教育回归常识,回归人性,回归教育之为教育。相信,还来得及。